企业文化

主页 > 企业文化 >

卖身腾讯的搜狗新战场如何?
更新时间:2021-09-29

  2001 年时,冯小刚的贺岁电影《大腕》上映,在包袱密集的电影中,一句 他们搜狐,我们搜狗……各搜各的 在其中并不特别逗乐。

  2004 年 8 月,搜狐正式推出 搜狗 ,这在当时是全球首个第三代互动式中文搜索引擎,是搜索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后来随着业务版图的进一步扩大, 搜狗输入法 、 搜狗浏览器 等一系列品牌都被孵化而出。

  而经历了 17 年的风雨,曾经艰难在搜狐内部求得生存并获得独立运营权的搜狗,如今再度失去自由身,转投腾讯。

  9 月 24 日,搜狗正式发布公告,在历经 1 年多的周折后,正式完成私有化交易,与腾讯实现合并。

  搜狗预计在 10 月初完成退市。退市后,搜狗将成为腾讯控股间接全资子公司,并被纳入腾讯的 PGC 业务板块,与腾讯的原有产品并轨;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未来搜狗搜索和输入法将继续保持 搜狗 品牌进行运营。

  而搜狐一方,宣布 Sohu Search 出售搜狗所有 A 类普通股及 B 类普通股,交易价为每股 9 美元。在搜狗持股 33.8% 的搜狐将在交易完成后获得 11.8 亿美元的资金,不再持有搜狗任何所有者权益。

  从 2004 年在搜狐内部成立以来,搜狗走过了艰难独立而后又投靠另一位大佬麾下的旅程。

  而可预见地,这一起事件对整个搜索业态甚至中国互联网的格局又将带来一次巨大影响。

  而关于王小川最负盛名的流传则是,张朝阳曾经亲自给王小川打了一通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为了提前预定这位当时还在清华继续读研的天才少年。

  而说起王小川与张朝阳的渊源,则不得不提起另外一家今日在社交网络大战中已经几近沉寂的网站—— ChinaRen。这是由王小川的三位清华学长陈一舟、周云帆和杨宁创立的,那时他们刚在大学生创业的号召下开启自己的互联网征程。

  一开始,他们只是做了一个在当时的社交网站中还属主流的网站形态—— BBS,然而很快就发现速度跟不上了。三位年轻的创业者遭受打击,于是陈一舟找到了 96 级的学弟王小川,拉他入伙 ChinaRen。

  1999 年,还在上大三的王小川,面对 8000 元的兼职月薪,无法拒绝,于是从此开始为 ChinaRen 打工。在他的带领下,一个 8 人的团队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陈一舟交给他的第一个重要任务——上线带评论的新闻系统。新功能上线 个月后,ChinaRen 一跃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的第四大网站。

  王小川的技术实力得到认可,但他仍然拒绝正式加盟,选择在清华高能计算所读研,继续以兼职身份为学长工作。到了年底,搜狐正式收购了 ChinaRen,王小川也回到清华继续学业。21世纪最冷的北京电暖器环比增长148%

  而正是这次兼职经历与搜狐的收购,使得王小川进入了张朝阳的视野。据称,张朝阳亲自拍板兼职位置保留,并许下一个土豪的承诺: 你上学多久我可以等你,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开。

  毕业后,王小川确实在张朝阳的邀请下入职了,并以前无古人的上升速度升为搜狐的副总裁,主管技术,距离他加入搜狐只用了 2 年。

  张朝阳决定推出搜狗的目的,当然是增强搜狐的搜索既能。但开局并不算顺利,张朝阳找到王小川的时候,只给了他 6 个员工的配额,却要求他从搜索上干掉百度。

  掌握搜索就等于掌握了流量入口,不想被百度拿捏的张朝阳走出这一步也属于意料之中。

  当时刚加入搜狐不久、年纪尚轻的王小川欣然领命,但后来发现搜狐的程序员连 C 语言都不会写,他又回到了清华找来 12 个学弟,和张朝阳说明,只用 6 个人的钱养活 12 个人。

  随后,在王小川的主导下,搜狐收购了图形天下,并将其丰富的地图数据和应用经验引入了搜狗,2006 年推出搜狗输入法,并且一经推出就火爆网络。

  王小川认为,要抢占流量入口,就要先抢占用户的桌面入口。想要做好搜索,可以先做浏览器。

  不过,张朝阳并不统一这个观点: 微软的 IE 市场份额那么大,都没有把 Bing(微软搜索引擎产品)做起来,凭什么浏览器做成搜狗搜索就能做成? 在张朝阳看来,浏览器对于搜狐的整体策略帮助不大。

  两人之间爆发了激烈冲突,王小川被从搜索业务上直接撸掉。但他没有走,还是一心要做浏览器。到 2008 年时,还线 年,搜狐成为北京奥运会官方新闻网站,而借着这一波红利,搜狗浏览器迅速跃居国内前三。王小川又回到了搜狗 CEO 的位置上。

  2009 年时,百度曾经想挖走王小川,但王小川舍弃不下搜狗,最后不了了之。

  时间到了 2010 年,谷歌宣布正式退出中国市场,看到了这个空白,360 的 红衣教主 也对搜狗动了心思,想买下搜狗的所有权。

  但王小川另有主意,自己去找了阿里,求见马云。在阿里推动下,搜狗于当年 8 月份完成分拆独立,阿里占股 10%,但却作为重要的战略股东,在董事会拥有投票权。

  到了 2013 年,曾经交恶的百度与阿里达成和解。搜狗在阿里的业务版图中权重降低,于是搜狐花了 2580 万美元回购了搜狗 10% 的股权。

  这时, 红衣教主 再一次出现。当然百度也出现了,这次同意将整个搜狗收走。

  2013 年 9 月腾讯 4.48 亿美元战略入股搜狗,成为搜狗第一大股东。跟着这笔注资一起并入到搜狗的,还有腾讯原来的搜索业务和 QQ 输入法,并在搜狗独家上线了微信搜索这个功能大杀器。

  不过,这次与腾讯的合作彻底激怒了周鸿祎,据 8 年前科技媒体的报道,周鸿祎提起此事愤慨地提出:

  我和他(张朝阳)谈,合并之后老张成为新公司的股东,所以老张非常愿意做这事儿。后来我们谈着谈着感觉这家公司不姓张,它姓王。

  2017 年 9 月,搜狗在纽交所上市,以发行价计算,搜狗上市当天市值突破 50 亿美元。

  搜狗有它重要的地方,它的输入法、搜索业务,可以补上腾讯这两个领域的短板,并且搜狗融入腾讯后,更有利于这两项业务变现。

  退市计划最早发生在去年,不过直到 9 月 24 日,这一笔收购案才终于要告一段落。

  虽然根据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显示,由于两大原因,在合并前,搜狗已有 500 左右的员工选择离职。

  背后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职级变动。腾讯旗下的 PGC 事业群中有一个 看点 部门,而看点下还分 18 个中心,搜狗此次将作为看点下的一个中心而存在,因此大部分原来的搜狗员工将面临职级降低的困境。

  其二是业务形态变动。搜狗原本的组织架构是偏业务的,但转入腾讯后搜狗可能将以技术中台的形式存在。

  对于很多员工来说,这次变动或许不是好事;但对于腾讯、搜狐与搜狗三方来说,却大概率是一件好事。

  对于腾讯来说,它最大的优势是具有一个超级大的内容平台和最大的社交用户群,

  从内容推荐技术来说,搜狗 AI 技术可以提升腾讯生态中的内容推荐精准度。

  微信原来并不想做输入法,但收到了很多用户的投诉,称自己的聊天记录被输入法窃取了,因为输入什么就会看到相应的广告。

  而搜索更毋庸置疑,是所有超级内容平台不可或缺的一环。在微信内部打造另外一个 百度 是一个较好的结局。

  知乎刚上线时,搜索功能是弱项,而 2015 年时两家就搜索业务展开了合作,知乎向搜狗开放数据,搜狗为知乎提供知乎搜索。这一项合作大大提升了知乎的效率,虽然知乎本身不是搜索引擎,但对于很多深度内容类用户来说,知乎已经变成了另一种形态的搜索引擎。

  虽然腾讯内部本身已经有团队在做搜索、输入法与语音相关工作,但搜狗带来的技术能量也很显著,其长期积累的数据与语言 AI 技术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在出售搜狗前,搜狗是亏钱的,会为搜狐带来亏损。在总结 2020 年的搜狐时,张朝阳说, 在宏观经济疲软的情况下,搜狐今年盈利了。如果不算搜狗,整个搜狐的三个板块(媒体、视频、游戏)加起来是盈利的。

  此外,搜狐自身的业务增长也承压。2016-2020 年,搜狐处在持续亏损中。

  11.8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76 亿元左右,对于搜狐来说是一大笔钱,可以填补过去多年的亏损额。

  对于搜狐来说,当前主营业务有搜狐视频、搜狐新闻和狐友,分别对标爱优腾 B、今日头条和微博,也就是视频、媒体、游戏,而这些都需要烧钱并专注地进行。

  搜狐今后的重点努力方向是扩营收、降成本和减亏损,出售搜狗对于打算聚焦主业的搜狐来说,稳赚不赔。

  起家于搜狐,引入阿里,选择腾讯,每一步都是作为聚焦特色业务的 小巨头 不得不走的路。

  移动互联网起家之后,搜狐就已经失去了给予搜狗更多流量的能力,双方的互利作用正在变弱。

  但转投腾讯,则可以获得更多移动端的流量入口,包括腾讯新闻、QQ 浏览器等,未来无论是在移动端还是 PC 端,搜狗都将获得更大的探索空间,并作为技术支持部门为腾讯自身带来更多收益。

  搜狗的招股书披露,来自于腾讯的搜索流量占到了 38.2%,远高于搜狗自有产品所占的 21.8%,几乎与来自手机预装和其他渠道的流量持平。

  简而言之,腾讯赋予了搜狗更大的舞台,是一个对创始人和员工来说有些遗憾、但从公司层面来说又堪称 完美 的归宿。

  站在腾讯的角度上,收购搜狗这一行为几乎彰显出其与百度在流量、搜索上一较高下的决心。

  根据美国网站通讯流量监测机构 Statcounter 给出的数据,今年 8 月时,百度以 76.91% 的份额一骑绝尘,而它还在通过对百度 APP 的推广持续强化流量入口把控权。

  百度在移动互联时代是艰难跟进,其 C 端不仅是较难增长,甚至还有下滑风险;而腾讯是即将见到移动互联网流量的顶点,只是增速不复前高。与百度的软件相比,腾讯的产品矩阵和内容丰富程度都要更胜一筹,在整体层面上也并不逊色。

  随着百度的重心逐步向 AI 生态型公司 转变,B 端云业务、硬件类业务正在取代曾经以 C 端流量为生的业务架构,在 C 端的话语权与盈利能力也在逐渐减弱。

  而反观腾讯,走的是 C 端移动互联 + 产业互联网模式。Q2 财报显示,腾讯实现营收 1382.59 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425.87 亿元。其中腾讯网络游戏收入 430 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约为 31%;社交网络收入 290 亿元,占比 21%;网络广告收入为 228 亿元,占比 17%;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为 419 亿元,占比 30%。

  今年 6 月,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发源于 UC 的夸克 APP 成为布局核心,夸克的搜索词条上, 年轻人 与 智能 成为其搜索主打。5 月,夸克推出 5.0 版本时,官方曾介绍,过去一年其活跃用户量大增 5 倍,搜索量增长 6 倍,25 岁以下用户占比过半。

  字节跳动的布局更为深远,2020 年 2 月, 头条搜索 上线 月,抖音官方宣布,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经超过 5.5 个亿。

  用 天下苦百度久矣 来形容搜索引擎的争战或许并不夸张,而大家也都在等待一场新的变革。

  搜狗是被注入资产(腾讯搜索,输入法业务),如今,搜狗被当做资产反注入腾讯。

  他带领搜狗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整个断代史,作为 小巨头 在巨头庇荫下求得生存经历了一整个轮回。

  此刻,无论他本人离开搜狗后是否做好了投入下一场战役的准备,搜狗都将继续勇敢地书写搜索战场的新篇章。